八戒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第一宠婚:总裁别太坏 > 第789章 番外:不努力,又怎么会知道呢?
    

    伦敦。

    尽管是在晚上,这里依旧是灯光明亮,美丽的夜市。

    豪华的别墅内,宋祁站在书房里,看着面前的照片眸子一片晦涩。

    照片上的人,自然是夏紫曦,可那个时候的她,青春,靓丽。

    这时几年前,他在伦敦认识夏紫曦时候拍的,有些新的照片,是有人从a市传来的。

    有的,还是夏紫曦抱着孩子的照片。

    他嘴角勾起,这个应该就是她跟穆景天的孩子吧。

    孩子很漂亮,像夏紫曦、

    英俊的脸紧绷着,说不出的感觉。

    知道她现在过的好,那就好了。

    最后,他站了起来,走向落地窗前,手里拿着红酒。

    夏紫曦,有没有一刻,你也曾想起过我?

    因为他,从未忘记过。

    可是现在,他只能埋在心底,不去打扰,因为知道,她过的好。

    叹息一口气,端起红酒,轻轻抿了一口。

    ……

    翌日。

    宋祁还没醒来,便听到楼下隐隐约约的声音。

    最终还是把他吵醒,下楼去了。

    “什么事情这么吵?”宋祁走出去说。

    刚走出去,便看到楼下站着一抹身影,身穿白色的裙子,长发披肩,看起来气质出众,大有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

    “阿祁,你醒了?”在看到宋祁的时候,善存脸上扬起一抹笑。

    “你怎么来了?”

    “我……”

    “少爷,善存小姐亲自为你下厨做了早餐,你下来吃点吧!”保姆在楼下轻声说。

    在说起这个的时候,宋祁眉头蹙起,走下了楼。

    看着餐桌上的东西,眉头微微蹙起,善存是什么身份的人,之前更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现在竟然开始学做饭了。

    善存看起来,有些紧张和羞涩,“我第一次做,也不知道好不好吃……”

    “不用了,我不饿!”说完,直接走向厨房。

    善存有些着急,立即跟上一步,“阿祁,你还在生我的气吗?”

    “没有!”宋祁冷漠的开口。

    “我知道,我那么做不对……对不起!”善存说。

    宋祁走进去,倒了一杯水走了出来,“你不用道歉,以后,不要再做这些无谓的事情了!”

    看着他如此冷漠的样子,已经三年了……

    “阿祁,你真的这么讨厌我吗?”善存受伤的问。

    宋祁没有说话,直接端着水上楼去了。

    善存站在那里,脸上很不开心,看了一边的艾拉一眼,却还是垂下了眸。

    “小姐!”

    “我没事儿,我们回去吧!”

    艾拉很替善存心疼,但却也没说什么,只得点点头,两个人走了出去。

    而得知这件事情之后,宋母很是生气。

    直接找到宋祁,“阿祁,善存多好的女孩子,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接受她?”

    “怎么样都不会!”

    “你——不管怎么样,善存是我认定的儿媳妇,你同意也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

    “妈!”

    “如果你还认我这个妈的话,那就听我的!”

    宋祁无奈,伸出手抚眉。

    “今天我就让善存搬过去,你答应过要照顾人家的,就必须说到做到!”连庡说。

    “妈,这件事情可以让我做主吗?”

    看着宋祁,连庡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自己的儿子,她最清楚。

    典型的吃软不吃硬。

    她想了想,开口,“阿祁,我跟你打赌,你一定会喜欢上善存的!”

    没想到连庡会改变谈判办法,他索性丢掉手里的笔,看着连庡,“妈,这个赌毫无意义!”

    “怎么?那你是不敢跟我打?”连庡挑眉慵懒的问。

    宋祁看着连庡,知道她在用激将法,轻轻阖了狭下眸,“好,没什么不敢的!”

    连庡立即勾起一抹笑,“那好,说定了,输的人呢……裸、照见报!”

    宋祁,“……”

    有时候他怀疑,他到底是不是连庡的儿子。

    “你输定了,我怕爸跟你离婚!”

    “那你放心,大不了你爸替我裸!”

    宋祁,“……”扫了一眼连庡,“那好,妈,你得做好心理准备了,还有,如果你输了,以后我的事情,你不能再干涉!”

    连庡点头,“ok,没问题,那好,从今天开始,你必须听从我的安排!”说完,连庡站了起来,“今天善存就会搬过去,你好好对她!”说完,摆摆手就要走。

    “妈!”宋祁在身后叫她。

    连庡回头,“还有什么事情?”

    “总的有个期限吧,总不能就这样漫漫无期的赌下去吧?”宋祁问。

    连庡想了想,“那好,就以,三个月为时间,如何?”

    “ok!”

    连庡带着笃定的笑,走了。

    宋祁坐在椅子上,看着连庡的背影,眉头皱了起来。

    果然,晚上的时候,连庡亲自把善存送了过去。

    “伯母,这样不好吧!”善存有些担心的说,本来宋祁就不开心,她还住进这里,岂不是更惹的宋祁不开心吗?

    “有什么不好的,现在又不是让你们洞房花烛,只是让你们在一个屋檐下培养感情而已!”连庡是个直爽的女人,说话也直接,让善存忍不住脸红了起来。

    “可是……”

    “正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你要不住进来,可是有别的女人住进来的!”连庡吓唬着善存说,知道她是个单纯的女人,不这么吓唬她,她又怎么往前走。

    “可是,阿祁……”善存倒是想,但是宋祁会开心吗?

    “你放心,这件事情我已经跟他说过了,他也答应我了!”连庡说,然后看着一边的人,“李姐,帮善存备个房间,就在宋祁旁边的那间!”

    “好,我知道了!”李姐在一边开口,对善存也甚是满意,夫人这样的安排,真是极好的。

    宋祁回来后,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没想到连庡真的把善存给送来了,而且,行李也都送来的,看样子是要久住。

    “阿祁……”在看到他的时候,善存立即胆怯的垂下头,丝毫不敢惹他生气。

    “阿祁,我把善存给送来了,你可要好好照顾她,如果出点什么事情,我可拿你是问!”连庡说,这话也是给善存壮胆子的,虽然说明知道她不会恃*而骄,但也把话放这里了。

    宋祁却扫了他们一眼,什么都没有说,直接上楼去了。

    没有推掉,已经是宋祁最大的让步了。

    连庡看着善存,“看到没!”

    善存这才也笑了笑,她点点头。

    “你就在这里安心住下,听我的!”连庡说。

    善存点了点头,只要能感动宋祁,她愿意尝试所有的办法。

    然后,连庡搞定这里之后,就离开了。

    善存看着楼上,只要想着跟陆一琛住在一个屋檐下,她就已经很开心了。

    晚上的时候,善存在房间里,而宋祁则是在书房内。

    想了想,她还是倒了一杯牛奶进去。

    站在书房门口,犹豫了许久,都始终不敢进去,但想了想,还是决定一试。

    “进来!”

    听到宋祁的声音,善存推开门走了进去,“阿祁,我给你倒了一杯牛奶!”善存说。

    看着她,又看了看她手里的牛奶,随后,他的视线落在面前的照片上,“我没习惯喝那个!”

    善存垂眸,不禁失落,“哦,我知道了……”

    不过看着他桌子上的照片,善存似乎看到什么人,蹙了下眉,“这个是紫曦吗?”她放下牛奶,想拿起照片看看。

    “别碰!”宋祁却忽然赫然出声,这一下开口,便吓了善存一跳,手不小心碰到牛奶,牛奶却直接撒在了照片上。

    善存愣住了。

    她不是故意的。

    可是宋祁却噌的一声站了起来,拿起照片,用手小心翼翼的擦拭着,脸上就算不说,也氤氲了一层愤怒,“谁让你碰的!!!”他怒喝。

    “我,我不是故意的……”

    “出去,以后没我同意,不要出现在我的书房!”宋祁大喊。

    善存看着他,更看着他小心翼翼的拿着手里的照片,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最终,她还是走了出去。

    宋祁看着照片,立即抽出纸巾,一点点的擦拭着,像是擦拭什么珍宝一般……

    而房间内。

    善存沮丧的坐在那里,没想到还没有一天,她却已经让宋祁这么生气了,接下来,她该怎么办!

    想着照片上的人,是夏紫曦。

    没想到,过了这么久,他还是没有忘记。

    可她又怎么不是。

    过了这么久,她也依旧放不下……

    垂眸,眼底一片片失落……

    ……

    翌日,宋祁去了公司,而善存却去了宋祁的书房。

    虽然他说不要让她再进去,可是她还是想为自己做的事情,付点责任。

    看着桌子上那些照片,她找出吹风机,一点点的吹干……

    晚上,宋祁回来的时候,善存却坐在沙发上等着他。

    听到门打开的声音,她立即站了起来,“阿祁……”

    然而在看到门口站着的人时,善存的脸却僵住了。

    因为宋祁的手边还挽着一个女人,身材高挑,穿着性感,虽然也是一头长发,却不同于善存的那般柔顺,而是一头火热的波浪卷。

    在看到他们亲昵的挽在一起时,善存先是愣了一下,随后继续扬着笑容,看着宋祁,“阿祁,你回来了?”

    “嗯!”宋祁懒懒的应了一声,随后开口,“这位是露西!”

    “你好!”善存冲着那人点头。

    露西也是一笑,“你好!”

    李姐在一边看着,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都不知道该怎么跟夫人报告。

    少爷这玩的也未免过火了。

    “那个,阿祁,我做了晚饭!”善存开口。

    “饿不饿?”这时,宋祁看着身边的女子问。

    “有一点!”

    “那好,吃饭吧!”宋祁说。

    露西一笑,两个人朝餐桌走去了。

    善存看着,也朝那边走去了。

    不过一边的艾拉看着,却皱起了眉头,宋祁这样做,也太过分了。

    想说什么,却被善存给拦住了,她摇摇头,笑笑,便是没事儿。

    吃饭的时候,露西跟宋祁看起来很火热,一直夹菜喂宋祁,宋祁也不拒绝,善存在一边看着,美丽的眸却是淡淡的忧伤,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默默的吃着饭。

    “阿祁,今天太晚了,我可不可以在这里过夜?”露西直接问。

    “长期住都没问题!”

    露西一笑,“那我就不客气了!”

    晚上,露西就留下来了。

    善存坐在房间内,沉默的坐着。

    艾拉却快要气死了,“小姐,宋祁也未免太欺人太甚了!”

    “艾拉……”

    “小姐,你想找什么样子的人没有,怎么就为了他,而受这份委屈呢?”

    “我也不知道……”善存垂头,也是委屈。

    “我去找她!”

    “艾拉,别去!”这时,善存拉住她。

    “小姐!”

    “你给我点时间,我想想,也许,他只是在试探我!”

    “哎……”艾拉生气不已,也只有小姐这么天真的人才会这么觉得。

    她倒是看的出,宋祁是想用这样的办法赶走小姐!

    不过,既然善存这么想,她也没有办法,唯一的办法就只能守护在她的身边,不受伤害。

    ……

    书房内。

    宋祁走进去,变察觉到有人来过他的书房。

    桌子上那些湿的照片,他本来想看看有没有干了,却发现已经干了,而且归置的很好。

    眉头蹙了起来,他叫上来李姐。

    “今天谁来我书房了?”宋祁问。

    李姐想了想,“哦,是善存小姐,她从您去了公司之后,就进来您的书房,一直到下午才出来,也不知道在忙碌什么,我问她要不要帮忙,她却说不要!”

    是善存?

    宋祁眉头蹙了起来,所以这些照片,也是她弄的?

    “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宋祁开口。

    李姐这才点头,出去了。

    看着桌子上那些照片,宋祁的眸子慢慢变的幽深起来……

    正在这时,露西走了进来,伸出手从后面挽住了宋祁,“亲爱的,还不休息吗?”

    在看到她,他直接将面前的照片收起,放进了抽屉里,那宝贝的样子,露西却蹙起了眉头。

    “你先去休息吧!”

    “那好,我在房间等你!”

    宋祁微怔,“去隔壁房间!”

    露西蹙眉,回头不解的看着他。

    “动静小点,我不想让人知道!”

    露西,“……”

    什么话都没有说,直接走了出去。

    ……

    翌日,一早。

    宋祁去了公司。

    善存从房间出来的时候,便看着露西穿着宋祁的衬衣那那边晃来晃去。

    这一幕,分外刺眼。

    她也不知道他们昨天晚上有没有在一个房间,她都没有敢出去。

    现在看到她这个样子,善存不免心里难过。

    似乎察觉到了善存的目光,她回头,看着善存笑,“早啊!”

    善存没有说话,就要走过去。

    “阿祁晚上,真的很热情呢!”露西说。

    善存脚步一怔,努力的忽视她说的话,拳头都握了起来,最终当什么也没听到,走下了楼。

    露西看着善存,嘴角勾了勾。

    善存有事儿,跟艾拉离开了一天。

    晚上回来的时候,露西还没有走。

    “李姐!”善存笑笑,李姐看着她,“善存小姐……”

    “怎么了?”

    “那个女人也不知道干什么,进了少爷的房间,到现在还没有出来……”李姐为难的说。

    听到这个,善存愣了一下,上了楼。

    推开门,却看到露西坐在宋祁的位置上,手里还拿着一些照片慢慢的看着。

    而有些照片,已经被她扔的满桌子都是。

    善存蹙起了眉头。

    “你干什么?”她问。

    听到声音,露西抬眸看了她一眼,“当然是看照片了!”

    “你不要乱动,这些都是阿祁的,你别随便动他的东西!”善存说。

    听到这个,露西却笑了笑,“我就是动了怎么样?这些照片,这个女人……不是你吧?”露西直直的看着善存问。

    善存脸色不好,“总之,你不要动这些东西,这些都是阿祁最珍贵的!”

    露西笑了起来,“我可不是你,我要宋祁,就要他的全部,关于这些,都是他的过去,我相信,他绝对不会怪我的!”

    “那你就错了!”善存说。

    “错了?”露西笑着,“你信不信,这些照片我扔了,阿祁都不会说我一句?”露西问。

    善存睁大了眼睛。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其实在想,如果阿祁知道,应该会很生气吧!

    看着她不说话,露西拿起那些照片就走。

    “你干什么?”

    “宋祁以后的生活,只会有我,不会有这些乱七八糟的,也包括你!”说完,他推开窗户,直接把照片扔了下去。

    “不要——”善存大喊,美眸都睁得大大的,想要上前阻止,可是露西已经把照片丢了下去。

    “你——”

    露西却一笑,“善存,我不是你,也绝对不会允许这些回忆还存在这里!”

    善存还想说什么,但是想着楼下的照片,她想也不想的跑下楼。

    夜,已经黑了。

    尽管开着灯还是有些暗,根本看不清楚。

    善存在地上一张张的捡着,找着。

    终于,找的差不多了,却看到外面的游泳池还有几张,她放下,想也不想的跳进泳池去捡照片了……

    而这个时候,宋祁回来了。

    善存从水里出来,浑身湿漉漉的,现在已经深秋了,水有些凉,她冻得有些瑟瑟发抖,但是看着那些照片,这才露出一抹欣慰的笑。

    她上了岸,看着那些照片,笑着便上楼去了。

    想着,拿着吹风机再吹吹,应该也会没事儿。

    可是刚到楼上,却闻到一股味道。

    她蹙眉,走了进去。

    却看到——

    “你干什么!”善存大喊。

    露西正在烧那些照片,一张一张的……

    “当然是烧照片了!”露西说,索性,直接把那一沓的照片给丢进火里了。

    “不要——”善存喊,想要阻止,可是露西已经丢进了火盆。

    善存想也不想的就用手去捡。

    露西呆了,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用手去火里捡东西!

    真是疯了!

    可是善存却不管不顾,只要想到这些照片不见了,宋祁就会很不开心,她就什么都顾不得了!

    尽管很烫,她还是从里面捞了几张出来,有些开始燃烧,而有些,已经烧了一些边角……

    露西在一边看着,忍不住开口,“真是个疯子!”

    正在这时,她抬眸,却忽然看到站在门口的人。

    善存蹲在那边,用手一张张的从里面捡着,很烫,可是她的心底,却只有宋祁的开心与不开心。

    “发生什么事情了?”宋祁开口。

    他的声音,引得两个人一同看去。

    可是善存却不管不顾,继续捡着,“照片,照片被烧了……”

    看着火盆里的照片,宋祁眉头蹙起,立即从了过去,眼看着照片被烧了,而且火盆里很旺,善存却用手去捡。

    “别再捡了!”这时,宋祁伸出手抓住了善存的手。

    善存显然看起来有些激动,“对不起阿祁,我没有保护好照片,对不起……”

    宋祁眉头蹙起,眸子直直的看着对面的露西。

    露西却一下被他的目光震慑住了。

    “滚!”宋祁开口。

    露西吓了一跳,从没见过宋祁那样的眼神,吓的一下子退出房间了。

    而书房内。

    只有善存跟宋祁了。

    善存坐在地上,浑身湿漉漉的,手也被烫的通红,她眼眶湿润了,看着宋祁,“阿祁,对不起,是我没有看好露西,没有保护好照片……”

    “不过,不过还有一些照片,我刚从水里捡出来的,用吹风机吹一下应该就没事儿了!”说着,善存立即从身后拿起那些有湿的有干的的照片。

    看着她,还有她被烫得通红的手,他眉头蹙了起来……

    僵硬的脸也有一丝的缓解和愧疚,最终,他开口,“善存,谢谢你……”

    善存不知道该说什么,坐在那里,看着那些照片,替宋祁难过。

    宋祁看着她被烫红的手,脑海里闪过她刚才用手去捡照片的一幕,还听李姐说,她为了捡东西,直接跳进泳池……

    ……

    是夜,宋祁坐在房间里,看着那些有些湿,还有一些烧毁的照片,他轻轻的抚着,嘴角噙着对往昔回忆的甜蜜微笑。

    这些照片都是他一一收集来的,有他拍的,有的是让人从a市传来的,抚着那上面的人,他慢慢闭上了眼睛。

    夏紫曦,那个让他刻骨铭心,永远无法忘怀的女人……

    ……

    三个月的赌约,闻风而至。

    有一日。

    伦敦发生了一件轰动的大事儿,那就是派恩集团总裁裸照简报。

    那性感的身材,真的让人看了想流鼻血。

    善存并不知道赌约的事情,但是看到报纸后,也是脸红心跳,最终害羞的放下了报纸。

    晚上,宋祁回来。

    善存还担心他不高兴,立即走上去安慰,“阿祁……”

    看着她,宋祁挑眉,“怎么了?”

    “你别不开心,我已经跟爹地打电话了,报纸的事情,明天他们就再也不会看到了……”

    宋祁愣了愣,敢情,她是怕他不开心。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叹息一口气,“哎……”

    “怎么了?”善存蹙眉问。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怕是没有人会想着嫁给我了,没有人要我了!”宋祁故作难过的说。

    这话,说的善存都难过死了,她立即走上前,抓住宋祁的手臂,“不会的,没有人要你,我要……我不会离开你的……”

    “真的?”宋祁挑眉问。

    善存连连带头,一副小诚恳的模样……

    宋祁笑笑,看着她,也许,他可以尝试爱上这个女人。

    尽管他所有的爱已经给了别人,但是不努力一下,又怎么会知道呢?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