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女频频道 > 穆爷你老婆又在闹离婚 > 第113章:我要带你去见我老公
    “妖姐,我玩LL也很厉害的哦,你要不要也提拔我一下?”

    “就是啊,我和席弟经常组队,胜率可高了呢。”

    孟娇娇笑道,“我暂时还没打算培养二队,到时候培养二队的时候,你们可以过来报名考试。”

    “哇,太好了。”

    “咳咳!”蔡庭咳嗽了一句说道,“我还是觉得入这行不是很好,你们父母应该都不会同意,还是把心思放在学习上的好。”

    “舅舅,你这话真偏心。明修哥哥玩这行就成名了呢!”

    “就是啊,明修哥哥可惜上次秋季赛没上去打,要不然,他的名气会更加响亮。”

    和蔡明修同期的队友,名气都提升了一个大层次,就是因为蔡明修手受了伤,所以只能等今年的春季赛。

    春季赛即将开赛,孟娇娇不打算让蔡明修上场,害的他心里好一阵失落。

    蔡明修提起打比赛的事,心情就超级低糜。

    再加上父母不支持,叫他赶紧趁早转行,各方压力压下来,他感觉自己快要得抑郁症了。

    蔡金堂知道自家堂弟遇到了事业低谷期,心情就好转了不少。总感觉事情就应该这样发展才对。

    蔡明修的辉煌,只是一时的。电竞业,不可能支撑他一辈子。

    孟娇娇看见蔡明修低头沉默吃着饭,她说道,“云堂娱乐会所新开张,我收到邀请函,可以带个男伴过去玩。”

    孟娇娇一句话,引来所有孩子们的沉默。

    就连蔡庭都听说过云堂娱乐会所,毕竟是他们省市,最大的一家娱乐会所,已经动工了整整五年,这个大会所竣工后开张邀请函,岂是他们这些小平民百姓能够奢望的。想去参加那种名流社会的宴会,想也不要想。

    “橘子,跟我去见见世面?”

    蔡明修惊恐道,“为、为什么是我?”

    “我想让你转行。LL现在竞争力太大,我新人上位,你没位置挤进去,如果你轮换上场到时候输了比赛,你要背锅。一旦背锅,势必掉价。我不能让你掉价,所以想让你试试转行。”

    “转什么?”

    “有两个,第一个,是穿梭火线,是个枪械竞技,还没推出来,但我有内幕,游戏端已经快要提上议程了,内测服也即将公布。这个是最新的刺激战场。吸粉数不比LL低。”

    蔡明修眨眼道,“没玩过,不知道是怎样的。”

    “所以我打算带你去见见火线的幕后老板,想提前跟他要个游戏模板,让你提前上手。”

    蔡明修激动吸气,“嗯嗯。那还有个行业能转?是哪个?”

    “是手游端,不过这个手游端发展要比火线慢,因为手机性能跟不上。必须等手机更新换代后才有手游端的发展空间。这个起码要等两年以上。”

    蔡明修想了下后说道,“宴会我跟你去。爸,我,我我明天去买西装好不好?”

    “哦、哦哦。”

    虽说还是不支持儿子玩游戏出线,可看孟娇娇这样力捧,他们也不好说什么。

    “妖姐!我们想去!”

    “妖姐,带我们也去见见世面好不好?我们保证乖乖听话,不给你捣蛋。”

    孟娇娇说道,“邀请函只能带一个男伴,下次有机会我会带你们去玩玩的。”

    “啊,好可惜。”

    想想也是,那种名流宴会,若是阿猫阿狗都能进,那不就掉价?

    蔡金堂捏着酒杯的手,闷得慌,一口闷都解不了愁。

    他就是不明白,蔡明修到底走了什么狗屎运,玩个游戏还能玩成这样?手断了一次都阻挡不了他如日冲天的势头。

    “对了。”孟娇娇突然把视线挪到蔡金堂脸上,“你是蔡明修的表哥?”

    蔡金堂噎了气,“哦,嗯,是的。上次、上次咱们见过面。”

    孟娇娇说道,“大表哥,等会儿我带你去见个人。”

    “谁?”

    孟娇娇温柔一笑,“我老公。”

    蔡金堂觉得有点奇怪,她带他见她老公干嘛?

    晚饭结束,孟娇娇客客气气地对着蔡金堂说道,“来,我老公在隔壁茶馆等着你呢。”

    “哦。”

    茶馆内。

    包间大门刚打开,蔡金堂就察觉不对劲。

    屋子里一群黑衣保镖,茶几旁,坐着一个伟岸的男子,吸着烟。

    他一对上穆逸闻的视线就狠狠噎了口气。

    沉默……

    沉默……

    蔡金堂满头大汗,不停擦拭着。

    那男人是什么鬼?一句话也不说就给他这么大的压迫感?

    整整半小时,他站得腿都软了。

    他憋不住了,清了清嗓子说道,“这位先生?您……您找我有事吗?”

    穆逸闻冷眼看着他,说了句,“你买房了?”

    果然,是崩着这件事来的。

    蔡金堂想了下,一口咬死道,“有什么问题吗?这是我们家的钱。”

    穆逸闻哼哧,“你是不是不懂法?不明巨款进出,警察要查,得交代明细。”

    “我们家借的不行么?”

    “可以,说吧,那么大一笔钱,你打算拖哪个亲戚下水?我倒要看看,你们家,有哪个亲戚敢帮你一起撒谎。”

    咕噜,一大口口水。

    穆逸闻眯眼说道,“把房子交出来,或者过户到你弟弟名下,就当是他骨折的赔偿。”

    “凭什么?”蔡金堂羁傲昂头,“这是我凭自己能力赚的。”

    穆逸闻冷笑一声,“姓菜的,我请你过来和我谈判,是给你机会赎罪。”

    “不然呢?”

    “不然我就把你交给我老婆。”

    蔡金堂感觉怪怪的。

    听他口气,好像在说,他把他交给他老婆的话,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儿?

    蔡金堂还不死心,一口咬死,“反正房子我是不会交出来的。那是我们家的。”

    “不吃教训。”穆逸闻挥挥手,保镖们挨个离开了房间。

    穆逸闻碾碎烟蒂后,起身道,“撑不住喊救命。我就在门外。我能保你不死。”

    “啥?”

    穆逸闻离开了房间。

    与此同时,孟娇娇推门而入,嘴角高翘,笑眯眯着,一如之前那样和善。

    “大表哥,和我老公聊完了?”

    “嗯。”除了气势有点压迫人之外,也不过就是个软脚虾罢了,不足畏惧。

    只要他一口咬死钱是自己的,他们都拿他没办法。

    啪——

    突如其来的啤酒瓶碎裂声音,吓得蔡金堂一噎气。

    他惊恐瞪眼望向孟娇娇,狂噎气,“你!你你你!你你想干嘛?”

    孟娇娇歪头一笑,“我想干嘛?哈,你他妈弄伤我员工手的时候,我倒是很想知道,你在想什么呢?”

    “等等,你这是在犯法,你敢这么做我告——”

    啪——

    “啊——”

    一胳膊被扎了一个啤酒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