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我真不是大魔王 > 第194章 复制经典?
    直入大周?

    砰!

    狄王被吓得连连倒退,满是横肉的脸上尽是煞白,大汗淋漓,忘了身后的椅子,一屁股摔了下去,但就在屁股碰触到椅子的一瞬间,又闪电般地弹了起来。

    “不不不,易军师,我绝对没有质疑您的意思。”

    “土丘城挺好……挺好的!我焦国愿去,愿去!”

    狄王连连摆手,又止不住的点头,脸上满是惊恐,模样举止着实好笑。对大周的敬畏和恐惧溢于言表,但是在这个时候,军帐之中却没人能够笑的出来。

    直入大周!

    这是何等疯狂的想法?!

    诸葛剑云菲公主众人骇然望着李云逸,虽然就在刚才狄王发现李云逸并没有针对景国兵马做出安排提出质疑的时候,他们心里就隐隐有了这种猜测。

    但是。

    可能性太低了!

    低到足以让任何人忽视,难以相信。

    景国只是南楚的一介诸侯国,位列三等,景国全部兵力加起来也不过十五万,现在估计不到十万,这是南楚王朝对麾下诸侯国的限制。更何况此时只有虎牙军在北安城,两万出头的样子。

    两万敌百万……一对五十?

    疯了!

    李云逸绝对疯了!

    是熊俊被抓令他丧失了理智?

    “呵呵。”

    李云逸冷冷看一眼面容失色的狄王,不再理睬,说要同焦国换换位置,也只是吓吓他而已,哪怕狄王真的答应,他还不愿意呢。

    焦国太弱了,他不配。

    但他说的计划肯定是真的。军中无戏言,尤其是他现在更隐隐为各大诸侯国兵力调遣的统帅,位高言重,当是一口唾沫一个钉。

    “军师,三思啊!”

    “这可不是什么小事,乃是咱们九大诸侯国的公议之举,怎能让景国独自冒险?”

    诸葛剑站了起来,一脸凝重。他丝毫不怀疑李云逸真能做得出来,虽然现在景国明面上是李云翔为摄政王,但他相信,景国各大将军定然早已知道李云逸的真实身份,只要他一声令下,纵使前面是万丈悬崖,景国威震南楚的三大神营也会毫不犹豫的跳下去!

    这,就是李云逸在景国的威严!

    李云逸看向诸葛剑,笑道:“我意已决。”

    “我当然知晓这是我们南楚所有诸侯国的大事,诸位更深信易某,调兵遣将供我驱使,但于我个人而言,又岂会真的拿着诸国精心培养的雄兵去冒险?这种事,我做不来。所以,如果硬要冒险给大周一个教训的话,这等风险,还是交予我景国儿郎吧。”

    李云逸眼瞳深邃,意味深长,沉稳的话音传荡整个大帐,当即不止是诸葛剑等人,就连一旁汗流浃背的狄王都是精神一震,讶然望来。

    这雷,我抗!

    这致命的风险,我景国来承!

    为了诸侯国的荣耀与尊严!

    这是何等的大义?

    瞬间,狄王凌乱了,眼神复杂地望着李云逸,就像是第一次认识他一样。

    什么叫大义凛然,舍己为人?

    这就是!

    如果这都算不上,还有什么能算的上?

    “难道,我真的看错他了?”

    狄王凌乱了,呆立在一旁,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而此时此刻内心被触动的,又何止是他一人?

    诸葛剑云菲公主众人同样如此,震动莫名。他们各个从小被王族培养,见多识广,自知政治与社会的复杂,勾心斗角只是寻常,所以当李云逸刚说出这番豪言壮语之时,他们下意识认为,李云逸这是在作秀。

    直到他们突然想起,当初在横闯东齐、穿越大周南境之时,李云逸虽然从未这么说过,但也确实是这么做的。

    攻城拔寨,我景国撼山营先上!

    探查前路,我景国血狼营为先!

    即便断后,也是景国神弓营作为主力。

    “这……”

    回顾往日,一时间,诸葛剑云菲公主一众人人动容。不想不知道,一想吓一跳,人人震惊!

    “原来,这才是逸王的赤诚本心?”

    “我们之前,看错他了?”

    诸葛剑云菲公主众人自然信赖李云逸的带兵能力,这是有目共睹的,但对他个人的品性,大多源自属下的递传,直到现在,亲耳听到李云逸甘愿率景国三大神营直面大周,为各大诸侯国扬威的宣言,他们被震撼了,望着桌前神色沉重地李云逸,心头无法抑制的涌出无尽崇拜。

    何为大义?

    这就是大义!

    “逸……军师,此事万万不可!”

    砰!

    陈宣侯一下子站了起来,面色潮红,激动无比,差点喊出李云逸的名字,连忙改正道:“此事乃我们各大诸侯国共议之事,我们又岂能让景国冒此风险?!”

    “我陈国论国力虽不算强,但既然军师愿为我等抗起大义,我陈国亦可分兵两万,入周而战!陈某亦愿随军师同行!”

    陈宣侯表态了。一旁诸葛剑云菲公主众人也是神色闪动,似乎想要紧跟着站起来以示心声,连面红耳赤的狄王也是脸上一片红一片白的,咬着牙要说些什么,可就在这时——

    “诸位稍安勿躁。”

    “我刚才说了,我心意已决。诸位的心,本军师领了,但正如诸位所言,既然诸位愿听我之令,还请听我安排。更何况,此战也并非只是我景国冒险,诸位调遣兵力固守北关吸引大周注意更是关键。若非诸位配合,我也不敢行此险计。”

    李云逸说着,看到诸葛剑众人明显对这说法不满意,面色潮红,想要再站起来附议,眼底一抹精芒闪过。他知道,自己的初始目的已经达到了,一挥手,道:

    “更何况,诸位还有其他出力的时候。”

    还有其他安排?

    诸葛剑云菲公主众人闻言终于安静下来,眼神迫切地望着李云逸,等待他的安排。终于——

    “景国战力虽强,但兵力有限,资源更是短缺,所以,宁侯爷……”

    李云逸望向左手第一人。

    宁非。

    他是宁武侯的堂兄,宁国皇室,宁武侯被大周掳去之后,宁远就安排他坐镇北安城,调遣宁国所属军马,全力协助李云逸。

    “在!”

    宁非一惊,下意识拱手回应,却没意识到,身为宁国王侯,当众对一介军师行礼是多掉架子的事,毕竟他可不知道李云逸就是逸王的身份。但由此也可以看出,李云逸刚才一番大义之言对他的触动有多大。

    李云逸一笑,拱手还礼道:“我需要贵国提供军马三万匹,供于差遣。至于品质,一般就尚可,希望贵国可在子时之前准备妥当,送往西营。”

    三万?

    景国虎牙军一共两万两千人,其中血狼营又不需要坐骑,加上前些时日景国调遣而来新增的军士也差不多就这个数了,李云逸要这么多战马干什么?他不是刚从景国调遣了一批良驹过来么?

    宁非很好奇,但在当前这个节骨眼上,景国是为各大诸侯国的尊严而战,他当然不可能使绊子,更何况他与宁武侯关系极好,更巴不得李云逸需要他呢。三万军马,数量也不多。

    “好!”

    宁非果断答应了,豪爽道:“军师还需要其他准备么?只要军师需要,我宁国绝不吝啬!”

    李云逸笑了笑,道:“军械物资之类应该够了,只是在下还有一个请求。”

    宁非精神一震,连连摆手:“还请军师勿说请求二字,军师大义,愿为我各大诸侯国冒此风险,牺牲颇多,这些都是我们应该做的,军师但说无妨,我相信,只要是我们能做到的,在座的各位,必定唯首是瞻!”

    诸葛剑、云菲公主众人纷纷点头,就连一旁明显被孤立的狄王亦是如此,李云逸见状,笑了,道: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

    “我只希望,诸军固守各城之后,各位宗师能争相亮相,给予大周足够的压力,让他们不得分宗师于他处,好给我足够的空间和时间规划后面的事。除此之外,也就别无他求了。”

    宗师亮相?

    宁非眼瞳一亮,连连点头:“这算什么要求?请易军师放心,我等必然会照做,做好后援!”

    众人纷纷应下,气氛不知道比刚开始和睦了多少。

    他们当然感到轻松了,因为李云逸给他们安排的任务只是固守各大城池而已,无需出战,最多只是招呼宗师出去溜一圈,只要足够小心,以宗师的手段更不可能有丝毫危险,正如宁非说的,这算什么要求?

    轻松至极!

    有人撑着的感觉就是好!

    接下来,李云逸又关于明日出战说了许多,大多都是关于固守之类,各大诸侯国如何并肩合作,吸引更多的大周军士注意与警惕。

    人人都能听得出来,他这也是在给景国的出击作铺垫,只有他们吸引的大周兵力足够多,景国军士才更安全。只是,听李云逸说了这么多,依然有一个疑惑藏在心底,无法解开。

    然后呢?

    关于对景国军士的安排,李云逸一点都没有泄露,只知道他们会直入大周。

    他哪来的这份底气?

    别说是不知道李云逸真正身份的宁非、狄王众人了,诸葛剑云菲公主众人也同样不解,互视一眼,清晰看到彼此眼底的惊愕与困惑。

    “难道说,他要复制之前奔袭蔡国的经典一战?”

    从李云逸说的这些准备上他们能看得出来,着实和那一战很像。但问题在于,他们现在的敌人,不是蔡国啊!

    对面,可是大周!

    ……

    而与此同时,诸葛剑众人不知道的是,就在他们心怀困惑,无法参透李云逸的作战计划时,横跨南楚王朝的另外一处,有人心里有着和他们一样的困惑。

    南楚边境,文曲城。

    邹辉立在墙头陪在叶向佛身边,蹙眉望着手上的信笺,上面所写正是李云逸对各大诸侯国兵力的种种安排,这封信就是他送来的。

    没有景国!

    但他也能猜得出来。

    “逸王这是要复制经典?在大周的头上?”

    邹辉望向叶向佛,眼神迫切而期待。这世上,没人比他更明白叶向佛的能耐,所以在他看来,他看不懂的,叶向佛定然能懂。只是,令他错愕的是——

    叶向佛摇头笑道:

    “或许是吧,我也看不透。”

    “但有一点可以看出,数天思付,一朝出兵,我们这位逸王殿下一旦出手,必然是石破天惊。要知道他可不是个省油的灯,岂会做这等没把握的事?”

    看不透!

    三字入耳,邹辉大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连国公都直言看不透的男人……这世上,真的有么?!

    难道李云逸已经成长到了这种地步?

    邹辉不相信自己的判断,以为叶向佛只是不想点破,只是后者的下一句话,令他的心头再次平添了几多震撼。

    叶向佛站在城墙上,遥望远处云霞蔼蔼,夕阳西下,黄昏绚丽,与他年龄毫不相符的清澈眼底,闪过一抹异彩。

    “只是,同他的这些计划相比,我更好奇,他为何要把这份作战计划传递给我……又有何深意。”

    邹辉闻言,心头蓦地一突。

    对啊!

    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