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在通往赵家别院的公路上,几辆黑色的奔驰S500在夜色中飞驰着。

    其中的一辆汽车上面,长孙无敌正拿着手机,用力地拨打电话。

    “嘟嘟嘟——!”

    一阵阵等待声在听筒中响起,让长孙无敌更加焦急。

    过了良久,电话终于通了。

    “喂,是泰长老吗?”

    “这么晚打扰你,实在是很抱歉!”

    长孙无敌压抑着怒火,毕恭毕敬地对着电话另一头说道。

    “原来是无敌啊!”

    电话那头的长孙泰态度和蔼地说道:“无敌,你这个时候不是该正在参加赵家的晚宴吗?应该正是被各大世家的美女环绕的时候,怎么会想起我这个糟老头子?”

    看来这个长孙泰和长孙无敌的关系的确不错,他居然还有心跟长孙无敌开玩笑。

    “泰长老!”

    长孙无敌闷声道:“白寒死了!我派出去帮他的几个好手,也死了!”

    电话那头陷入了短暂的失声之中。

    随即,长孙泰猛地握紧了电话,高声喝问道:“怎么回事?他们怎么会死的?什么人,敢在京师杀我们长孙家的人?!”

    “是叶轻魂!”

    长孙无敌咬牙切齿地喝道。手中忍不住地加大了力气,把电话握得咯吱作响。

    “叶轻魂……”

    长孙泰念叨着这个名字,似乎是有些印象。

    “他不就是你时长挂在嘴边,说要阻碍你吞并林氏集团的天使之吻,你要处之而后快的那个年轻人吗?”

    “怎么回事?他区区一个ru臭未干的小子,就能把你那么多手下全杀了!?”

    长孙泰冷冷地问道。

    “长老!那叶轻魂现在已经今非昔比!”

    长孙无敌恨声道:“他不光已经晋升内劲巅峰!而且似乎要有人暗中帮助他!我就是不知道,才中了他的奸计!不光被他杀了一批好手,还被他当场打脸侮辱……”

    听着长孙无敌在电话里一五一十地将今晚发生在赵家晚宴的事情说出来,对面的长孙泰陷入了良久的沉默。

    “这怎么可能?!”

    “他居然如此年轻,就已经成就内劲巅峰!如果再过几年,必将成为我们的心腹大患!此子断不可留啊!”

    长孙泰先是震惊于叶轻魂的武功进展迅速。接着他又扼腕长叹道:“失策啊!无敌你怎么如此大意啊!死了几个手下倒还不要紧!可却被人当场行刑打脸,这要是传出去,绝对是对你威信的极大损害!”

    “眼看着再过几年,你就能得到家主之位了!你却在这个关键时候,发生这种大失颜面的事!这绝对会威胁到你的少主地位啊!”

    “你不知道,你的几个兄弟也一直在觊觎着那个位置的啊!?”

    “哎!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长孙无敌怕的就是这个,一听长孙泰如此说。连忙直起身子,死死地抓住电话哀求道:“长老!你一定要救我啊!我现在能依靠的,就只有您了!”

    “你想让我怎么办?”

    长孙泰叹了口气问道。

    “泰长老!趁着明早前事情还没传开。我们今晚就趁着叶轻魂还在参加晚宴,直接杀向他的别墅!将他留在别墅里的高手,以及那个林如霜一网打尽!”

    “然后,我们就用林如霜那威胁叶轻魂!将他也骗回来击杀!”

    长孙无敌说道这里,脸上忽然闪过一丝阴狠,接着咬牙切齿地说道:“接着,我们把叶轻魂的人头用盒子装起来,传给京师的大小世家观看!用以震慑他们,并让他们知道,得罪我长孙无敌的下场!”

    “那这样,我的威信就又会回来的!家族内也绝不会有人再敢说三道四了!”

    然而,长孙无敌说完,对面却良久没有传来回答。

    “泰长老!你说句话啊!”

    长孙无敌有些慌了,以为长孙泰有什么其它想法。甚至有可能会放弃他!

    “泰长老!只要您愿意帮我,今后我坐稳了位置,一定帮您坐上大长老的位置!”

    “您的子孙,我也一定给他们安排最肥的位置!”

    “对了!还有那个林如霜!她可是美如天仙的精品美女,我在京师还没见过比她漂亮的女人!而且我听说,她一直还是个雏儿……只要泰长老你愿意出手,她也是您的!您不是最好这口的吗?!”

    长孙无敌在慌乱之中,已经有些口不择言了。

    “住嘴!慌什么慌?”

    长孙泰不由得低声怒吼道:“你看看你,说的像是什么话!”

    “都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了,我还能退缩么?就算没有你说的那些,我也必定会挺你到底啊!”

    “否则你那几个兄弟上台,第一个就要拿我开刀!”

    长孙无敌被这么当头爆喝,也终于冷静下来。

    “对……对不起……泰长老!”

    长孙无敌脸色羞愧地说道:“我刚才有些乱了方寸了!一切都由长老您来决断!”

    长孙泰沉吟了片刻,然后阴狠地说道:“就按照你刚才说的办!你先点齐手下的人马,在路上等我!”

    “我去准备一下,立刻就出发!”

    “我就不相信,那个刚刚跻身内劲巅峰的愣头青,能和我在内劲巅峰浸吟十几年的老家伙相抗!”

    “我今天就用他的人头,来给无敌你树威!”

    长孙无敌听了不禁大喜过望。

    “谢泰长老!我这就立刻去安排!”

    两人又商议了一下细节,这才挂断了电话。

    一放下电话,长孙无敌就脸色狰狞地狞笑道:“叶轻魂!我要你为今天的事,付出千百倍的代价!”

    ……

    此时,在道路的另一个方向。

    季阳正坐在一辆黑色的保姆车上,还有些惊魂未定。甚至连他最喜爱的敞篷跑车,都让手下开着。

    他今天实在是被叶轻魂给吓坏了!

    那种顶级高手滔天的气势,以及杀人无数养成的杀气,让季阳现在都还有些手脚颤抖。

    “叶……叶轻魂!”

    季阳诺诺地喊着这个名字,似乎有些茫然无措。

    “少爷!”

    坐在前面副驾驶的保镖见他这副模样,忍不住开口道:“少爷,现在已经没事了!那叶轻魂不可能追出来的!”

    但他说完,却没听到后面有什么动静。看来,这季阳是真的还有些惊魂未定!甚至连外界的声音都听不到了!

    他该不会因此留下心理阴影吧?!

    保姆车上的保镖们不由得面面相觑。如果是那样,那他们这些保镖肯定会因为保护不力,被家主和夫人责罚!

    心病还得心药医!

    其中一个保镖不由得对着季阳提议道:“少爷!不如您把今天的事,告诉给大少爷!大少爷和您关系那么好,一定会帮您出气的!那叶轻魂,在大少爷面前一定不堪一击!”

    然而他这么一说,却让季阳打了个激灵,然后高声喝道:“不行!”

    他这么一喊,把整个保姆车里的人都吓了一跳!

    接着便听着季阳恶狠狠地说道:“决不能打扰我大哥!他现在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忙!”

    “那个叶轻魂,就让他再苟活一段时间好了!”

    “还有季红那臭表子,眼看我出丑却袖手旁观……等大哥回来,我要让她姐弟跪在我脚下舔我的鞋子!”

    季阳发完狠话,想起叶轻魂的凶残墨阳,又忍不住打了个寒颤。